露璐_Habibi

[Pulsemite]蜥蜴男孩。

[Pulsemite]
是大海要的小蜥蜴人。
没有养过蜥蜴,没有想到那种巴掌大小的该怎么写,所以想把他当做小男孩儿写。请原谅我吧。
热切是还在实验室里研究铝热炸药的热切。
Ready??

他给小家伙洗了把脸,又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最小的T恤套在小家伙身上。
现在他看起来就是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了,面色很红润,短得摸起来有些扎手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很有精神。他看起来和那些奔跑在公园或者足球场上的小学男生没什么区别了,如果能够忽略他的三角耳朵和他一直抱在手里的小半截尾巴的话。
小家伙眨了眨圆溜溜的金色眼睛,蜥蜴特有的竖瞳闪闪发光地盯着他。

他是在公寓楼下捡到这孩子的。
当时他只是坐在花坛边上打开了手中三明治的包装纸,然后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把三明治里的酸黄瓜片拣出来。
还没等他把手中的酸黄瓜片丢掉,一只沾着泥巴的小手就伸过来,捏住了那两片酸黄瓜。
他顺着黑乎乎的小手看过去,那个套着一件脏兮兮的衬衫、看起来像刚刚在泥巴里打过滚的孩子正踮起脚尖,满眼期待地仰起脸望着他。
他松开手指,小家伙就迅速地把酸黄瓜片塞进自己嘴里,鼓起腮帮子嚼啊嚼,然后用力朝他鞠了个躬,转身想要跑走。
他看着那孩子满是破洞的衬衫下摆和他拖在身后的长尾巴,鬼使神差地,他突然出声喊住了那孩子。
小家伙回过头,眼珠滴溜溜地望着他,看起来还有点儿害怕。
他叹口气,把整个三明治塞进小家伙手里,然后牵起小家伙的手,从口袋里摸出公寓的钥匙。

把小家伙的脸擦干净、给他换了件衣服之后他就得出门了,他今天还有实验报告要写,时间有点儿紧迫,运气不好的话他可能还会迟到。他突然有些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捡一个蜥蜴男孩儿回来了。他望着站在沙发上的小家伙,只好说:“现在我得出一趟门,你乖乖地待在这里,不要把我的房间翻得一团糟。如果听得懂的话。就点三下头。”
小男孩扯着衣服下摆,认真地点了三下头。

直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叫起来后,他才想起自己今天没有吃早饭。

午饭也是随意应付的面包,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了,他在实验室里和铝热剂打了一整天的交道。等他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个小蜥蜴人等着自己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一排排路灯发出暖黄色的光芒。
他匆匆收拾了一下实验工具,把测量数据和文件塞进自己的包里。
从地铁站里走出来时他去自己经常光顾的热狗摊要了一份双倍黄芥末的热狗,咬下一大口后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要了一份番茄酱口味的,还特意加了一份酸黄瓜。

他拎着那份温热的番茄酱口味热狗,站在门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打开家门。好在房间里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混乱不堪,小家伙似乎是乖乖在沙发上待了一整天,所有的家具和物件都还完好无损地在它们原来的地方。
他把热狗递给那个乖乖的蜥蜴男孩,看着蜥蜴男孩心满意足地咬下一大口,疲惫地在男孩儿边上的沙发坐下。
紧接着他就从屁股底下摸出一块硌着他的什么东西。
他捏着那东西想了想,然后起身打开冰箱。
冰箱里原本放了一颗有些蔫了吧唧的生菜,现在那颗生菜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他手上的这点根部,边缘还被蜥蜴男孩的门牙啃得坑坑洼洼的。
他随手把生菜根丢进垃圾桶里,转过身发现蜥蜴男孩虽然还大口咬着热狗,但是眼睛却有些紧张地悄悄打量他。
他叹了口气,有些心软了:“你吃它的时候洗过了没有??”
蜥蜴男孩摇摇头。
“下次想吃的话得先用水洗,从冰箱里直接拿出来会吃坏肚子。”他说,起身去给小家伙倒了杯水。

目前为止只想到了这么多,以后还有想到的话会接着写。
是有点可爱,我开始想写很多蜥蜴男孩儿相关的故事了。
送给 @SAE。 我只不过看了一眼她画的蜥蜴男孩就开始狂冒脑洞。

评论(3)

热度(25)